DNA Lab 放眼踏足东盟

专门提供分子诊断(Molecular Diagnostic) 服务的DNA Laboratories(简称DNA Lab) , 将积极提升医生的知识水平和市场意识, 冀望能让大众受惠。

相比验血方式, 通过分子诊断, 甚至通过单一细胞就能在初期验
出疾病, 包括遗传基因。接下来, 该公司将关注于肿瘤检验, 并且涉足东盟每一个国家。

在国内有不少家健康检验中心或检验所, 但提供分子诊断, 从妇女疾病到肿瘤的综合医疗检验服务,DNA Lab却是唯一一家。

目前,DNA Lab提供服务给国内超过600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 主要客户群除了妇产科之外, 还包括肿瘤和外科医生。

DNA Lab联号创办人兼技术总监黄勇伟接受《南洋商报》的访问时表示, 从创立公司至现在依然面对不少挑战, 这包括医生对分子生物学的知识有限, 以及基于检测价格较高, 所以, 市场接受的速度很慢。

不过, 该公司不会气馁, 未来将继续提高市场的意识, 不断通过教育医生,让大家更了解分子诊断, 因为他深信这些服务能让大家
受惠。

公司提供的服务属于高技术, 所以, 价格无可避免会比较高, 但准确度也非常高。

早前, 公司推出非侵入性产前染色体检测(Non -Invasive  Chromosomes Check,NICC),只须抽取母血做脫氧核醣核酸
(DNA) 定序, 根据一系列的生物资讯分析, 就可确认胎儿有否染色体异常, 准确度达99%。

DNA Lab的客户不仅限于大马, 也有来自印尼、缅甸和越南, 所以, 未来有计划走向东南亚国家。

“我们的目标是在3至5年内, 于东盟不同的国家设立一家一站式中心。”

看准商机大展拳脚

从国外回来大马的黄勇伟, 对于大马没有提供分子诊断服务而感到惊讶, 但这也让他看到成立DNA Lab的商机。

他表示, 在国民大学念书的时候, 已有分子生物学了, 从1995
年毕业到现在十几年了, 大马却没有发展出相关服务。

相反地, 德国几乎每一家医院和诊所都已应用分子生物检测了。
因此, 就决定在该领域大战拳脚, 于2007年创办DNA Lab。

从创业至今, 公司达到不少里程碑, 包括推出更多新服务, 以及涉足印尼市场。忆起创业历程, 他表示, 一路走来不容易, 需要很多人、资金和时间去经营, 才能够建立好公司。

此外, 他指, 政府给予的协助很多, 包括Biotech和MTDC。公司一开始就获得种子资助金(seed grant) , 以及政府机构提供的
指导, 这对他们帮助不少。

DNA Lab在《南洋商报》举办的2015年金鹰奖颁奖典礼中, 获得
卓越金鹰。

“获得该奖项, 不仅能够提高士气, 让大家认同我们的贡献, 同时,也能够进一步提高顾客对我们的信心。”

放眼东盟各国设一站式中心

在展望未来,DNA Lab已拟定了三项发展计划, 在国内和东南亚
市场大展宏图。

首先, 公司计划在未来3年于大马成立一家卓越一站式中心, 以
便打好根基。

第二, 之后开始铺路上市, 筹集资金和吸引人才, 让公司能够有
能力冲出大马。

第三, 在3至5年内, 在东盟不同的国家设立一家一站式中心。

黄勇伟解释一站式中心的定义是, 无论遇到什么问题,DNA Lab
都能够帮客户解决, 不需要到国外寻找解决方案。

他说, 国内外的技术几乎都是一样的, 公司已有最先进仪器, 目
前可说是应有尽有。

不过, 最大的问题是市场成熟度。从创办公司至今, 已投入大约
500万令吉。目前, 仍属于小型企业的DNA Lab的增长空间受限, 这几年都一直在想着筹集资金的方式,以便扩大公司规模。

“我希望把公司做大, 而上市就是最佳方式之一, 这不仅能够集
资, 还会增加知名度, 成为吸引人才的工具。”

由于东南亚发展前景非常好,所以他放眼在每一个国家都设立一
站式中心, 再把这些中心联盟在一起。

他指, 每一个国家面对的病疫不同, 所以公司投放的焦点也会不
同。举例, 大马和印尼以肿瘤科为主、泰国负责深植科, 而越南则是传染性病毒。

支援人手不足

DNA Lab开创时, 一切从零做起, 所以面对支援人手不足的问题, 例如遗传学咨询师不够。

他表示, 其他大学目前有计划培训新的咨询师, 所以公司在
等着这批毕业生, 然后再提供在职培训。

此外, 在聘请员工方面也相当谨慎。他指出, 业务最主要是以进
行化验工作为主, 这并非一般的生物医疗专才就能做到, 还需要
很多在职上的培训。

“从采样到化验的过程, 都必须非常细心。假设不小心污染样
本, 也会导致检验结果错误。”

目前, 公司会从大学找毕业生, 成功通过6个月的培训后,才能成为正式职员。

X晩XXX

专门提供分子诊断(Molecular Diagnostic) 服务的DNA Laboratories(简称DNA Lab) , 将积极提升医生的知识水平和市场意识, 冀望能让大众受惠。

相比验血方式, 通过分子诊断, 甚至通过单一细胞就能在初期验
出疾病, 包括遗传基因。接下来, 该公司将关注于肿瘤检验, 并且涉足东盟每一个国家。

在国内有不少家健康检验中心或检验所, 但提供分子诊断, 从妇女疾病到肿瘤的综合医疗检验服务,DNA Lab却是唯一一家。

目前,DNA Lab提供服务给国内超过600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 主要客户群除了妇产科之外, 还包括肿瘤和外科医生。

DNA Lab联号创办人兼技术总监黄勇伟接受《南洋商报》的访问时表示, 从创立公司至现在依然面对不少挑战, 这包括医生对分子生物学的知识有限, 以及基于检测价格较高, 所以, 市场接受的速度很慢。

不过, 该公司不会气馁, 未来将继续提高市场的意识, 不断通过教育医生,让大家更了解分子诊断, 因为他深信这些服务能让大家
受惠。

公司提供的服务属于高技术, 所以, 价格无可避免会比较高, 但准确度也非常高。

早前, 公司推出非侵入性产前染色体检测(Non -Invasive  Chromosomes Check,NICC),只须抽取母血做脫氧核醣核酸
(DNA) 定序, 根据一系列的生物资讯分析, 就可确认胎儿有否染色体异常, 准确度达99%。

DNA Lab的客户不仅限于大马, 也有来自印尼、缅甸和越南, 所以, 未来有计划走向东南亚国家。

“我们的目标是在3至5年内, 于东盟不同的国家设立一家一站式中心。”

看准商机大展拳脚

从国外回来大马的黄勇伟, 对于大马没有提供分子诊断服务而感到惊讶, 但这也让他看到成立DNA Lab的商机。

他表示, 在国民大学念书的时候, 已有分子生物学了, 从1995
年毕业到现在十几年了, 大马却没有发展出相关服务。

相反地, 德国几乎每一家医院和诊所都已应用分子生物检测了。
因此, 就决定在该领域大战拳脚, 于2007年创办DNA Lab。

从创业至今, 公司达到不少里程碑, 包括推出更多新服务, 以及涉足印尼市场。忆起创业历程, 他表示, 一路走来不容易, 需要很多人、资金和时间去经营, 才能够建立好公司。

此外, 他指, 政府给予的协助很多, 包括Biotech和MTDC。公司一开始就获得种子资助金(seed grant) , 以及政府机构提供的
指导, 这对他们帮助不少。

DNA Lab在《南洋商报》举办的2015年金鹰奖颁奖典礼中, 获得
卓越金鹰。

“获得该奖项, 不仅能够提高士气, 让大家认同我们的贡献, 同时,也能够进一步提高顾客对我们的信心。”

放眼东盟各国设一站式中心

在展望未来,DNA Lab已拟定了三项发展计划, 在国内和东南亚
市场大展宏图。

首先, 公司计划在未来3年于大马成立一家卓越一站式中心, 以
便打好根基。

第二, 之后开始铺路上市, 筹集资金和吸引人才, 让公司能够有
能力冲出大马。

第三, 在3至5年内, 在东盟不同的国家设立一家一站式中心。

黄勇伟解释一站式中心的定义是, 无论遇到什么问题,DNA Lab
都能够帮客户解决, 不需要到国外寻找解决方案。

他说, 国内外的技术几乎都是一样的, 公司已有最先进仪器, 目
前可说是应有尽有。

不过, 最大的问题是市场成熟度。从创办公司至今, 已投入大约
500万令吉。目前, 仍属于小型企业的DNA Lab的增长空间受限, 这几年都一直在想着筹集资金的方式,以便扩大公司规模。

“我希望把公司做大, 而上市就是最佳方式之一, 这不仅能够集
资, 还会增加知名度, 成为吸引人才的工具。”

由于东南亚发展前景非常好,所以他放眼在每一个国家都设立一
站式中心, 再把这些中心联盟在一起。

他指, 每一个国家面对的病疫不同, 所以公司投放的焦点也会不
同。举例, 大马和印尼以肿瘤科为主、泰国负责深植科, 而越南则是传染性病毒。

走出海外需合作伙伴

自2012年进军印尼之后,DNA Lab放眼下一个目标市场为越南。
公司已在该国申请了营运执照, 目前正等着有关批准。

由于进军海外市场将面对相当多的挑战, 所以公司都会通过联
营方式, 扩展海外业务。

他表示, 由于公司规模不大,资金和人手都有限, 到海外发展,
必须寻找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 否则成功率不高。

不过, 要打造一站式中心, 不是那么容易。

支援人手不足

DNA Lab开创时, 一切从零做起, 所以面对支援人手不足的问题, 例如遗传学咨询师不够。

他表示, 其他大学目前有计划培训新的咨询师, 所以公司在
等着这批毕业生, 然后再提供在职培训。

此外, 在聘请员工方面也相当谨慎。他指出, 业务最主要是以进
行化验工作为主, 这并非一般的生物医疗专才就能做到, 还需要
很多在职上的培训。

“从采样到化验的过程, 都必须非常细心。假设不小心污染样
本, 也会导致检验结果错误。”

目前, 公司会从大学找毕业生, 成功通过6个月的培训后,才能成为正式职员。

治疗癌症应对症下药

DNA Lab涉及的服务分为产前、婴儿和女人检验, 以及个人化药物。提到产前检验, 就不能不说公司早前推出的NICC。

以往, 孕妇要检查胎儿是否会面对唐氏症候群、巴陶氏症候群、爱德华氏症候群等染色体疾病, 就会进行羊膜穿刺(amniocentesis) 及绒毛膜采样(CVS) 的产前检测, 但两者皆属于入侵性基因检
测, 会有流产风险。

不过, 通过NICC检测, 不仅不会面对流产风险, 而且准确度更高, 这让更多孕妇受惠。

接下来, 公司的焦点将放在以检测癌症为主的个人化药物。

黄勇伟表示, 很多时候病患并非死于癌症, 而是治疗药物不正确。

一般上, 当患癌病者进行肿瘤切片检查, 可分类为3至4种癌症类型, 而接获的医疗方式和药物差别不大。

不过, 癌症的种类不只那么少, 即便是同一个肿瘤, 也会测试出不同的癌症。

通过公司进行的检验, 将可把癌症种类分成20、30种, 这可以让病人获得更有效的医疗和药物。

挑战1 检测价格高接受度有待改进

大马在区域市场中虽被视为医疗发展速度较快的国家, 但仍落后已发展国的步伐。

黄勇伟表示, 目前市场仍倾向于使用比较普遍和老旧的检测方式, 因部分医生认为新的检测技术价格太高。

“举例NICC的价格大约处于2000至2500令吉, 不仅比普通的产前检测高, 与一般生产配套(自然产) 平均5000令吉比较, 该一次性的检测价格相当高。因此,医生无法着手推广。”

他指, 这主要是因为仪器价格偏高,所以无法降低价格。然而, 未来的价格料会逐步降低。

此外, 市场对提前检测的意识不高也是一种问题。

为了预防子宫颈癌发生, 政府呼吁女性定期进行宫颈抹片检查, 可以侦测到子宫颈细胞微小的极早期变化, 这使致命的癌症, 甚至在还没真正发生之前, 就被狙击了。

他说, 政府在这方面的推广活动已有50年了, 但到现在仅有20%
的女性进行检测而已。

因此,DNA Lab也必须不断的推广,才能提高市场意识。

挑战2 医生知识水平不足

医生是DNA Lab提供服务的对象, 假设他们的知识水平不足, 公司在推广新的检验技术, 亦会面对很大的挑战。

黄勇伟表示, 很多医生在培训的时候, 市场还没出现药物基因组学(Pharmacogenomics) , 所以公司必须不断教育医生新知识。
“ 这门学术很新, 加上数据基础(database) 不足够, 所以需要让医生加深了解。”

即使是在7年前开始推广羊膜穿刺,当时也有很多医生不懂得如何进行该检测。

DNA Lab必须到每一家医院讲解, 并且邀请外国专才进行研讨会, 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 让国内医生认识新事物。接下来, 还会与医疗协会推动一系列活动。